4篇回复贴
返回家乡文化列表>>

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张宇飞诗词集

[复制链接]
冬至开往市区的第一班11路公共汽车

第一站
慈矿口​
站牌下站满了人​
形单影只的
彼此结伴的​
三五成群的​​
他们
有的是  亲朋旧友​
有的是  邻里同事​
更多的是​
互不相识的陌生人​
大家来自四面八方​
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来到这里​
第一班11路车
终于来了​
一群后背--​
男的、女的、
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强的、弱的······​
形形色色​
赶着投胎的精子般​
兴奋着涌向入口​
车内的位子是有限的​
好位子更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
司机冲着卡在门口的人喊​
挤什么!第一站又坐不满​
骨子里的习性​
与生俱来的​
先上的往里跑​
待回头,前面已坐满​
最后是位孕妇​
左手托腰,右手拉着门把手​
缓慢而笨重的爬上来​
售票员扶她就近坐下来​
孕妇憨憨的笑笑,蛮舒服地​
好位子?是谁的?还真说不准​
车掉转头​
驶向来时路​
像所有的生命​
出生​
便奔向死亡​
死--​
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路上还会有谁与我们同行​
车轮滚滚向前,扬起阵阵红尘​
车头、车尾耳语者,聊天者​
嗡嗡嘤嘤  充满了这个世界的每一寸空间​
我在喧嚣中感受孤独​
兀的​
一个电话高叫着​
车在东田良,赶紧出来!马上就要到五里庄了​
站点虽然站满了人,可并没有他要等的那一位​
车​
终究还是开过去了​
本来约好的​
冥冥之中的变数​
却让彼此擦肩而过​
开始
人满为患  躁动不安​
一个男人抱怨着​
抱怨一个毫无节制的妓女一样抱怨着​
抱怨一个道德溃败的社会一样抱怨着​
还上!再上就挤成殡仪馆的照片了​
一个女人诅咒着​
诅咒一个贪色纵欲的嫖客一样诅咒着
诅咒一个贪污腐化的政权一样诅咒着​
还挤!再挤压大伙儿就要随你翻阴沟里​去了
我不安的想​
是否会有不愿让座的年轻人​
遭遇到网络视频里那样的老人​
而被打骂纠缠呢​​
我像做了亏心事的贼一样惶恐的望望四周​
别人并没有这样的担忧​
旁边的姑娘正眉飞色舞的​
向同伴描述着​
闺蜜  奢华的婚礼​
身后的两位半老徐年也旁若无人的​
讨论着​
昨晚的牌局​
车​
又一次缓缓地停靠在站牌旁​
华晟荣矿到了​
几个男男女女互相道着别​
用力挤下车​
同这几个素味平生的人​
共同经历了这段拥挤而又颠簸的路​
突然有些莫名的伤感与失落​
百世修得同船渡​
不知下次是否还会同乘这一班车​
也许永远不会了​
车窗上厚厚的冰花​
如大写意的泼墨画
素到本质​
美到极致​
似乎包含着无尽的玄机​
又似乎只是一团结晶的水汽​
我用手的体温在冰花上​
暖一个​
眺望身外世界的孔​
红日正升起在太行山上​
朝霞染红了连绵的山岗​
小溪边​
双手拢在袖里,腋下夹着放羊铲的老汉​
正跟在羊群的后面​
带着黄狗​
走过村庄​
身后的斜阳将他们染成一幅温暖的油画​
窗外向后奔跑的白杨林光影变幻,婀娜曼妙​
离身体远的风景离内心近​
离身体近的人群离内心远​
习惯了空虚填补空虚​
无聊慰藉无聊​
罪恶救赎罪恶​
苦恼化解苦恼​
忽略了天地间与生俱来的美丽​
迷失了人性中本自具足的崇高​
麻木了生活里无处不在的微笑​
市区终于到了​
车外的人越来越多​
车内的人越来越少​
就像一个退休了的老人​​
不懂的事越来越多
相识的人越来越少​
突然​
车厢猛烈地抖动了一下​
一个急刹车​
所有的身体向前俯​
砰!
一位老妇人的下巴撞在了前排椅背上​
泪瞬间模糊了双眼​
一辆自行车几乎擦着车的左前灯穿过去​
司机拉开车窗吼道​
不要命了!
人在旅途
意外总是难免的
无论
盼还是不盼
愿还是不愿​​​
最后一站到了​
所有乘客的结局是相同的​
一律平等​
统统下车​
各归其道​
客车进站​
酝酿下一个轮回

楼主 2015-4-14 21:28:54 回复
我们是一群沉默的羔羊

我们是一群被驱逐着
在大地上行走的
食草动物
为了填饱肚子
整日奔波着
拿鞭子的人
一声接一声
吆喝着
吃肉的狼
远远的
嚎叫着
吃饭也吃屎的狗
紧紧的
吠叫着
我们是沉默的大多数
羊倌是我们的王
羊铲是权杖
羊鞭是指挥棒
王的意志就是臣民前进的方向
一个疑问始终困扰着
既然已上交了
王的税收
狗的保护费
为什么还要服从
狼的潜规则
一个可怕的结局
在离开羊圈的
那一刻
等待着
我看到
同伴的
躯体
被屠夫宰割着
骨肉
被厨子蒸煮着
皮毛
被贵族披戴着
筋脉
被食客咀嚼着
血泪
在大地上流淌着
屠夫的脚步正向我逼来
我绝望地颤栗着
生命的尊严
被素食主义者
呼吁着
无助的灵魂
被心怀信念的佛教徒
悲悯地召唤着
我们是一群沉默的羔羊
沙发 2015-4-14 21:29:51 回复
我是一只改良鸡

不愿再土里刨食的
新生代们
躁动不安的灵魂
让他们无法忍受波澜不惊的乡下时光。
渴望走出山村
渴望优化改良
渴望离开土屋前那个父母
日落而栖了一辈子的槐树枝杈
向往着写字楼里
那个标准化的
高档的
不锈钢编制成的方格子
憧憬着配比合理、定点定量的营养餐
憧憬着产出和收益
将是父母双倍
甚至更高的明天
于是在流水线上
牺牲了三年草丛里觅食的安然与悠闲
用一年产了父母三年的蛋
正伤感于小弟
40天
就早熟、早逝、早早便成为都市桌上餐
却蓦然发现
这些没良心的人
对我超额、超限的付出
视而不见
都在追捧乡下那个笨妹子
又瘪又小的
土鸡蛋
咯咯蛋、聒聒旦
痛骂着白猫、黑猫
夺走了我的健康
我的青春
我的时间
本想摸着石头
涅槃化凤
飞向辉煌的顶点
如今却只能在城市的边缘记住乡愁的感伤中
回望梦牵魂系的家园​
甲午岁末于法兴寺倚莲居
板凳 2015-4-14 21:31:04 回复
我是一条被咬的狗


我是一条流浪狗
前日
喂犬人一根剩骨
引我至此
解饥的同时
让我失去了自由
孰料
闻腥而至的
还有一条--
疯狗
初一见
摇头摆尾  若亲似友
肉腥一现  原形毕露
腥臊刺鼻的快感
让它异常兴奋
骨子里涌动的欲望
怂恿着它上蹿下跳 伸脚舞手
煽风点火 蝇营狗苟
辱骂与恐吓
是它惯使的伎俩
诽谤与诬陷
是它拿手的阴谋
为收渔利
不惜屎饭全搅臭
依仗人势
攀权附恶耍派头
意满志得
咄咄杀气冲斗牛
惶恐木然间
体无完肤
遍身伤口
仓促嗫嚅时
地失城陷
名损誉丢
暂且
夹尾于角落
忍辱化干戈
只得
低头矮檐下
沉默息争斗
······
树欲静而风不止
此欲和而彼不休
怯者隐忍长
嚣者狂吠久
你越忍  它越急
你越怯  它越吼
相持对峙
心疲神愁
风声鹤唳
如履刀头
欲乘东风去
铁链将我留
丢了铁链
可有骨头?
丢了铁链
是否是狗?
为了骨头留
为了铁链留
我是一条狗
我是一条
卑微的狗
我是一条
被咬的卑微的狗
新年
新春岁首,万物萌发,特赋小诗一首,以寄诸友,共贺佳节。
那一世,你醉里看剑的灯光
召唤着我的夜航船
这一世我撑着油纸伞  独自
送你的四点零八分的北京车站
那一世系马高楼垂柳下
等你在
驿外断桥边
这一世触屏上温暖的文字
打湿了
我黑色的眼
那一刻
你守在晚来天欲雪的红泥小火炉前
静静的等待
等待着
我落寞的身影
独乘瘦驴向草庐一瓢浊酒尽余欢
这一刻
我站在前尘与后缘的结点
深情的眺望
眺望着
你生命的列车
铿锵的驶向百花缤纷的春天
空酒瓶
纪委老王  发现
酒馆外有堆空瓶子
于是  开始审查
虎骨酒身价不菲  出自央企
虫草酒背景雄厚  地方名牌
二锅头 高粱白数量众多
无论是
酝酿了多久的民众血汗
还是
窖藏了几年的国家财富
统统在  装横卖萌间
从酒瓶易主到酒杯
优雅的完成角色的转换
揽在怀里  捧在手间
高举过头  入口过喉
在胃囊肠袋间九曲回旋
然后
化作一身酒气  袅袅云烟
瓶子
失去了利用价值的瓶子
无论是富贵精致的白瓷青瓷
还是欲望透明的圆滑玻璃
抑或是浑厚城府的紫砂陶罐
短暂的欢娱与喧嚣背后
是荒草尘埃间
亘古不醒的长眠
地板 2015-4-14 21:32:01 回复
4篇回复贴
回 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Ctrl+Enter快捷回复


申请友链|卡号查询 / 合作商家|意见反馈|Archiver|小黑屋|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微信公众号 zhangzi-tv 15835528387 574632415 zhangzi-cn 0355-8362016 kefu@zhangzi.tv

© 2012-2018 zhangzi.tv 长子之家版权所有 晋ICP09009964-6号 晋公网安备14042802140429

GMT+8, 2018-11-22 02:09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2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