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村大庙里的故事(三) 作者:王建国 - 长子之家

韩村大庙里的故事(三) 作者:王建国

作者:shengjie 分类: 家乡文化 发布于:2017-10-6 15:43 ė663次浏览 60条评论

7.大庙的疑团

大庙的故事尽管采用了文字、图片两种记录方式,运用了记实、散文、小说、神话等多种写作手法,但是大庙的一些谜团还是无法解开。
   其一,大庙的镇庙之宝是什么?放在哪里?
   通晓寺庙建筑的人们都知道,一般寺庙里都有一件镇庙之宝。这些宝物最珍贵的是佛祖舍利,也就是佛祖的真身骨骼化石;较为普通的是神佛的饰物用品;而最常见的是辟邪镇妖之器物。另外,还有一些雕像、碑记等需要保护的东西。
    镇庙之宝这类东西,出于敬重有的会高高的藏在屋梁上,出于安全有的会深深地埋在地下边,用于辟邪有的会选在某方位的墙基中。一句话,镇庙之宝是构成神庙建筑不可或缺的一项要素,而且皆藏于人们不易发现的地方。  
    那么韩村大庙有没有镇庙之宝呢?答案是有的。
    寻找韩村大庙的镇庙之宝的藏地颇费了一番功夫,而真正发现它时确是十分的偶然。
    怀着村里申家大门楼前的“石鼓墩”和小庙场门楼上的“二十四孝木雕”被盗的事,作者一有机会就爱在大庙附近转悠,琢磨大庙里那些东西会被盗贼光顾?偶然发现堂殿的西北角墙基处有一个破洞,洞口高三尺多宽二尺许,这个异常引起了作者的高度警觉。
    堂殿的后墙是砖包土坯结构,外面的砖完好时,里面是什么根本看不到。现在外面的砖坏了,里边也现出了一个洞?让人寻味的是,洞口周边的砖块都完好如初,为什么偏偏哪里坏了呢?仔细地想,即使外边的砖坏了,而其内的土坯也不应该出现同样大小的破洞啊!况且堵洞口的砖明显是活茬?毫无疑问这是一处人为破坏的地方。
    发现大庙破洞后几年的时间里,笔者走访、电话询问过好多人,回答都是没留意或不知道。最后找到庙后的老住户,才算把这个谜解开。
    原来那个破洞存在已有十几年了,墙砖刚坏时里面露出过一口水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水缸破了就变成了一个洞,有人怕影响堂殿的安全,随手就把洞口活插起来了。
    观察大庙周边的环境,堂殿背后西北方向是圪顶坡通下来的一条土沟,土沟从北向东再转向西南是一条半月形的车马大道。车马大道古时候曾是往来余家峪方向的交通要道。这条大道旱天为路雨天为河,离堂殿最近处不足五六尺。
    沟囗即是风囗,按相地学说风囗带有刹气,水流更易冲毁庙基,看来这西北方向对大庙来说是最薄弱的地方。那么古人会不会在这里安放一些逼水镇邪的器物呢?盖庙是倾全村之力,难道当初会为了节约几块砖头而填个破缸去应付吗?
    综合分析,堂殿后墙埋藏的这口水缸必是有目的而为,里面存放的很可能就是一件逼水去邪的器物。那么它长的是什么样子?具有多高的文物价值呢?现在成了-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其二,我们现在看到的堂殿是民国九年重修后的样子,并在正门两边新竖了两方石碑,难道初建时没有石碑吗?如果有,哪去了?
    为了介绍神像内涵、建筑年代和修庙功臣,庙宇一般是有碑记的,而且普遍釆用石头制做,为的是防止火烧或腐烂,除非政局更迭或人为破坏,常规下人们都是很珍惜的。
    传说韩村的大庙原来也有石碑,重修时把它埋到xxxx地方了,尽管那地方目前还没有得到过证实,出于安全考虑本处还是特意隐瞒了那个具体位置。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把它埋起来?原有的建庙年份也不在新碑上沿用呢?这又是大庙的一个疑团。
    其三,传说大庙院中的石岸里藏有三孔窑洞,是真的吗?如真的有,那里边是什么呢?又是因什么情况把它藏起来了?
    初次听说大庙院中的石岸里藏有三孔窑洞,先是让人惊讶,随后就联想到“三嵕神”的民间版本。
    话说,屯留县连村附近的一个村子里,住有一户姓张的山东人家。张家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个个人高马大黝黑健壮。老大叫大黑,老二叫二黑,老三叫三黑,人称“张家三黑”或“张三黑”。由于他们是由外地逃荒而来家里没有一分田地,兄弟仨只好以狩猎为生。
    狩猎是件十分辛苦而又危险的事,因此哥仨总是结伴而行相互照应。老大练就了一对顺凤耳,大老远就能听见异常声音。老二练就了一双千里眼,只要知道哪里有异常,不管有多远他都能看清楚是什么。老三则练就了一手好箭法,射出了的箭总是百发百中。
    哥仨不但各怀绝技而且胆大心细配合黙契,什么野羊山猪狼虫虎豹只要被他们发现,从没侥幸逃脱。哥仨外出打猎从未空过手,除了满足自家需求外常用剩余的猎物接济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哥仨猎技超群性格和善、豪放直爽而又乐意助人的行为,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远。
    有一年邻乡窜来一只老虎,初始时在村边偷吃家禽,后来连牛马也要攻击。乡里组织了几次围剿,不但没吓跑老虎反倒使老虎胆子越来越大,最后竟然连人也敢袭击。整个乡村人心惶惶,人们白天不敢下地种田,晚间不敢熄灯入睡。乡官怕县老爷一不高兴撸掉自己的美差,于是就派人请三位好汉出面帮忙,哥仨不计报酬厚薄爽快应。
    时不三日,哥仨在一个山坳里找到了老虎的踪迹,老大竖耳静听发现右前方的树荫下有异声,老二举目一望是一只斑斓大虎趴在那里睡大觉,老三选好角度弓张箭发——“啪”地一声,箭到虎中,老大老二再各补一箭,斑虎顿时气断神绝。
    当日,乡民们把哥仨簇拥在高头大马上,尾后抬着老虎绕城三圈向县府报喜,民众分列两旁拍手欢呼,向“打虎英雄”致意。县府赏金表彰并张榜公示,号召百姓效仿学习。
    自此以后,时不时有地方出现狼虫虎害,哥仨也会不定期的出外相助,屡屡马到成功,名声越拉越大,涉猎的区域越来越广。
    鉴于求助的事件越来越多,狩猎逐渐被救助除害所代替,哥仨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除害专业户”。有时候危情接二连三,情况错综复杂,他们离家一走就是俩仨个月甚致大半年。
    话分两头事表一桩,当年张家在来山西的路上结识了一位老乡,他们一路相互照应结下了深情厚谊,最后难舍难分。为了巩固情谊,两家就给同龄的俩孩儿定了个娃娃亲,男孩是小三黑,女孩叫嫦娥,家住屯留县的李高乡。
    嫦娥现已长大,亭亭玉立端庄美丽。周边不少有钱人家前来提亲,嫦娥父母都明示女儿已许有人,婉然谢绝。哪知乡里侯财主的儿子根本不管哪一套,单方选了一个所谓吉日让媒婆转告女方,届时要带聘礼前去订婚。
    这下可吓坏了嫦娥父母,她们赶紧跑到张家商量儿女们的婚事,看能不能早日过门成家,免得夜长梦多生出事来。三黑爸妈也认为这是个唯一的办法,可是三黑他们出去已两三个月了,目前在那里,怎么也打听不到。
    財主家越逼越紧,眼看日期临近,亲家俩一筹莫展。急中生智,三黑爹想到了官府。对,官府是个讲理的地方,到了衙门就不怕他们财大气粗仗势欺人啦。
    三黑爹告慰六神无主的老婆,辞别忧天怨地的乡亲们来到县衙,“咚,咚,咚”地击鼓喊冤,他底气十足信心满满。
    立马衙门大开,衙役们手举“威武杖”分列两旁,口呼“镇堂号”咧咧撕心。三黑爹身不由己地跪在地上向县太爷施行大礼。
    只听惊堂木“啪”地一响,随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堂下跪的是何人?”,
    “禀告县太爷,草民张氏,本县连村乡人士”。
    “有何冤情——,快快禀报上来”,县太爷把“冤情”两个字故意拖长了好几拍,声调变得有点阴阳怪气又暗藏几丝狡狤。
    “秉告县太爷,李高乡侯财主的儿子仗势欺人,要强夺未过门的儿媳为妻,请大人给小民做主”。
    “竟有此事,快把缘由告诉本官,本官定会以事实为依据,以刑律为准绳严惩害群之马”,县太爷做出了一副刚正不阿的姿态。
    张老汉感到有了希望,也就大胆地回起话来:
    “禀告老爷,未过门的儿媳名叫嫦娥,我们两家大人交好过甚,出于自愿自幼就与犬子定为娃娃亲了。可是,侯财主的儿子看......”还没等张老汉把话说完,县太爷就把话截断:
    “此话当真?”
    “绝无戏言!”
    “媒妁可有?”
    “禀告老爷,两家志愿,没请媒妁。”
    “契约可有?”
    “禀告老爷,两家志愿,没立契——,”
    “啪”地一声,县太爷的惊堂木就与张老汉契约的“约”字同时落地。随后传来:“大胆刁民,一无契约为凭,二没媒妁为证,竟敢信口雌黄愚弄本官”的怒喝声。
     “太平盛世朗朗乾坤,岂能容许这等小人诬陷良民?来人哪!拉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县太爷变得怒不可遏,发出严惩令后拂袖退堂。
    张老汉年事已高身体又弱,一惊一吓已经神志恍惚,三十大板下去连冤带恨一口气没有上来,当场毙命。可怜的张老汉临死也不知道,县太爷和侯财主是连襟关系,他的一言一行县太爷早已掌握的清清楚楚。
    未过门的公公惨死衙门,心爱的三黑哥哥无踪无影,可侯财主家的逼婚照常进行。所谓订婚不到一个月,又选好了结婚日子,嫦娥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眼看日子已经临近,无奈之下在一个秋高月圆的晚上自缢升天,过起了寂寞清贫孤苦伶仃的生活。
    噩耗传到大黑二黑三黑的耳朵里,哥仨满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连夜赶回老家,先杀了可恶的县官,又收拾了侯财主父子。消息不胫而走,人们敲锣打鼓鸣鞭放炮,欢呼哥仨再一次为民灭害除霸。
    原来,这个县太爷姓张,人民背地里叫他“赃太爷”,赃太爷是个庸腐之徒,靠溜苟舔屁股花银子卖上了官位,又把所辖坊长里首全换成他的亲戚朋友和狐朋狗党。他欺上瞒下一手遮天,仗着天高皇帝远整天为非作歹,在他的默许怂恿下全境生出了土蛇(土匪、响马),地蛇(村霸乡匪)、黑蛇(官衙非为执法者)、白蛇(披着官服做坏事)、眼镜蛇(做坏事的文人)再加上苍蛇(苍天降灾)、鼠蛇(瘟疫)、水蛇(行税)、皇蛇(人赋),当地百姓称之为“九乌”。形容上述现象就像九只黑乌鸦一样在人间飞来飞去,搅的社会风气乌烟瘴气。有钱有势欺男霸女,逼良为娼,平民百姓如牛如马惨遭盘剥。正义得不到伸张,善良被肆意亵渎,捐税繁杂,民不聊生。也许就是所谓“苛政猛于虎”的那个时代吧,人民怨声载道只敢怒不敢言。
    恶魔除去了,民众高兴了,可“张家三黑”却变成了背有三条人命的逃犯。官府画像赏金追捕,好在哥仨功藏民心善行远扬,走到哪里哪里都是家,有吃有住倒也安稳。
    事后,一些地痞流氓假借官府侦察破案,接二连三地到三黑、嫦娥家里以搜人为名强夺家里的贵重物品,以担保为由强求缴纳保金,两家拿不出银子,家被查封赶出门外,流浪街头。
    消息再次传到哥仨耳里,哥仨怒从胆边起气从心中生,连夜就找到那些为非作歹的恶棍,手起刀落结束了他们的狗命。事后他们故意放下三支“羽箭”,表明他们的身份,以免累及无辜。说来也怪,自此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欺负三黑他们俩家人了。
官府加大了捉拿凶犯的力度,哥仨也增强了与官府的抗争,哪里有贪官恶霸只要有人举报,他们就杀他个片甲不留。哥仨的仗义之举就像他们当年杀虎除害一样得到了的人民认可。整个太行山麓东西南北都留下了他们除恶扬善的美名。
“张家三黑”使贪官污吏闻风丧胆,邪恶得到明显抑制。连年轻人打赌都爱说:“我向张家三黑保证,谁要是骗人就让他们乱箭射死”。不过,民众认可的三位“英雄”却是官府通缉的“绿林好汉”,并成为了历届官衙“活要逮人,死要查尸”的沉年要案。
    多少年后,社会上有人请“张家三黑”帮助报仇雪恨,可是找不到了哥仨的踪影。人们传说“张家三黑”为民除害功德圆满在某地方的“三孔窑”洞里坐化成仙了。当地人们怕官府知道,对外称他们为“三尊神”。后来为了保险干脆砌了个石岸把“三孔窑”洞都封在墙里了。
    多少年后,一些被“张家三黑”直接拯救过的家庭和地方,知道了“三尊神”原来是神仙下凡,也纷纷在本地建庙祭祀。就连和“三尊神”一起复仇身负命案迁居外地的人们也在当地盖起了“三尊神”庙。“三尊神”庙有的地方称“山神庙”。
    多少年后,“张家三黑”家乡的人们感到自己是英雄的故乡,也应盖坐庙把英雄的故事传承下去。因为“嫦娥”是导致“张家三黑”成为英雄的诱因,缺少了“嫦娥”就失去了故事的完整性,于是他们就计划在三位英雄后边加一位女的。可中途他们犯了难,三黑和嫦娥按理说是夫妻关糸,和二个大伯排在一起不太合适。正值大家为难之际,有人提出把“三尊神”变成“三嵕神”。因为给“张家三黑”盖庙的山名叫“三嵕山”,把“三尊神”变成“三嵕神”,既涵盖了三位英雄的功德,又体现出当地人,性格和善、豪放直爽而又乐意助人的民风民俗,同时也给嫦娥腾出了合理的位置,是一举三得的好主意。
    不知过了多少代后,新官员到任,他明显地感到上党这个地方衙风民风与众不同,有人就给他讲起“张家三黑”的故事,他深受感动就把故事上奏朝庭。
    于是“三嵕神”有了封号,于是御用文人就有了“羽”的故事。
    “三嵕神”的故事,官府有官府的记载,民间有民间的传说,文人有文人的描述。熟真熟假,恐怕皆在各自的需用之中,自然也不在本文重述之列。
    那么,韩村三嵕庙的石岸里真的藏有“三孔窑”吗?三孔窑里真的有过“三尊神”吗?三尊神真的和“三嵕庙”有关系吗?
这真是一座“庙中有庙,庙上盖庙”的庙吗?这是韩村三嵕庙的最大谜团,也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探讨。
(未完待续)

本文出自 长子之家(www.zhangzi.tv),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