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翁山下的乡俚绝活》作者: 秦玉贵
发表于 2017-9-21 | | 家乡文化


俗话说:“只有状元徒弟没有状元师傅。”又说:“师傅引进门修行在本人。”知识的传承和发展既要认认真真地学,又要深深刻刻地悟。只学不悟是死学,知识的体系只能得到传承而已。既学又悟才能在传承的基础上得到发展,由此社会才能向前发展进步。


打井工张根河


在农村饮用自来水之前,村村都有几眼好水井,泉眼多、井筒粗,水面深。一眼好井往往够一村人(小村)或半村人(大村)吃水。俗话说得好:“碾磨千家有,打水不用问。”即碾磨水井为公用之物,人人有使用权。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方面地下水位下降,生活节奏快,一眼井水不够用。一方面公共水井在大街上既不雅观,也妨碍交通,遂兴起了院院有水井的现象。这时,打井就成了一种热门活。

打井工张根河,老家河南林县,正宗的林县汉子,天生的硬骨头,有力气、肯吃苦能耐劳。上世纪六十年代闹饥荒时,一狠心离开林县老家上了山西安泽山。安泽县山多山大山坡多,不只能养活外地的很多羊群,也能养活外地人。你只要肯吃苦,在那里开荒造田,就有能生活的一席之地。张根河在那里是个好劳动力,当地人看在眼里,推选他当了生产队长。这期间他不但带大家种好了集体的耕地,完成了国家征购任务,保障了人们的生活需求,也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之果,与一个在那里的长子姑娘结了婚,并生有一子二女。改革开放后,离开安泽山想回林县老家。因为长子老婆想回长子,几经辗转,最后落户在大堡头镇北圈沟村,成为一户林县籍的长子人,在北圈村分了责任田,新建了红砖房。这时他又看中了打井这一行业。打井是一种强度大的体力劳动,更是一种智慧和胆识的考验。他找了一个搭档,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打井活动。游乡串村进户打井,二十年来一共打了多少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仅有八十户人家的南圈沟村,张根河在这里先后共打了四十多眼井。他打井的特征是人员少、有次序,打成的井是口小筒细水面深。打井时搭档在上边绕土,他在下边挖土。他有两样工具,一个短柄小铁锹,一个短柄铁二指。脚踩二指剜土,用锹将土铲进桶里吊出井口。整个过程中总是人挨着井壁倒螺旋式转圈,从井口转到了井底,出土量少,省时省力,一天能打七八米,大家称他打井专家和打井王。


弮葬高手刘四和


 

在民间葬有三种,依次是土葬、砖葬和石葬。弮石葬工程较大,耗材亦多,一般小家小户用不起。土葬只有在我县的大堡头镇呈子岗村使用。

传说大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小时候随母从安徽沿途乞讨来到长子,他的母亲不幸死于呈子岗村附近,在村民们的协助下,埋葬在一个大深坑内。后来朱元璋当上了大明朝的开国皇帝,封其母为皇太后。一国的皇太后尚且如此薄葬,平民百姓就理所当然只能用土葬了。其实土葬最好,简单易行,挖个洞就成,几年后踏平就是耕地。这一民俗至今未变。大多数情况下,人死后都用砖葬,大堡头镇青仁村有个西南乡一百五十多年弮砖葬无人超越的高手刘四和。此人高高大大,心灵手巧,能言会道爱调侃。弮葬时手不停嘴不闲,右手拿着瓦刀砍砖摊泥,左手摆砖,很少有摆好又取起来重摆的时候。嘴一边“砖、泥”吆喝小工们快点,一边和小工们瞎调侃。调侃的话题上天文下地理、大国家小家庭、公开的隐私的、真实的和胡编的,信口开河滔滔不绝,侃侃而谈,不断引起小工们哈哈哈笑声不断。从早饭后开始,午后两三点葬就弮成了,不休息不喝水,抽烟不停手。弮成的葬大小高低门口宽窄从来没有不合标准的,也很少有用了三四年塌了的,在西南乡五十里地的范围内家喻户晓,有事都请他做。东峪村的贾强群死后用的是本村匠人,三个匠人六个小工,从早到太阳落山才勉强弮成。他的弟弟死后请的是青仁村刘四和,一个匠人三个小工,午后三点就弮成了,至今安然无恙,都说刘师傅弮的好弮的快。

刘四和死后青仁村又出了一个弮葬高手冯怀根。冯怀根不是刘四和的徒弟,刘四和也不是冯怀根的师傅。冯怀根弮葬虽有点不及刘四和,却也是西南乡赫赫有名的弮葬名家。

 

张大箩名家李玉环和张知孩



过去每个村都有很多磨粉户。种田要养猪,养猪要磨粉,磨粉为养猪,养猪为积肥,积肥为种田。俗话说:“种田不上粪,狂使胳膊困。”以前的一家一户磨粉,不能和今天的淀粉厂相比。淀粉厂用气取粉,磨粉户用水取粉,利用水的溶解性和携带作用,老百姓称“水中求财”。磨粉用的大箩和碾面用的小箩不一样。箩的大小不同,箩底的强度和底眼也明显不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仙翁山下的张村和上沟村有了张大箩技术户。张村的李玉环和上沟的张知孩,他们的先人都是张大箩的好手,一代传一代成为张大箩世家。他们从小耳濡目染,长大后成为优秀的传承人,不仅服务于本地域,也服务于长治市区。常见他们的自行车后衣架上捆绑着高高一摞张好的大箩。早早起来上路往长治郊区送大箩。张大箩人和磨粉户结成了对子,一般不易改变。那时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通讯很不方便,只能根据箩底的使用寿命和某家某户箩底的实际状况由约定俗称的乡俚规矩,张大箩人根据情况按时把箩送到。送新收旧,收回来的旧箩或上漆或换底,往往天将黑时又常见他们驮着高高一摞旧箩回来。磨粉和碾面不同,碾面是个单纯的粉碎性物理过程,而磨粉的整个过程中伴随着微妙的发酵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酸性物质对箩底有腐蚀作用。故每隔一段时间箩底就需重新刷漆。但这个发酵过程对磨粉至关重要,利用的好能出好粉多出粉,否则会降低质量影响产量。所以磨粉户都是天天磨粉,一作换一作,准时进入各种操作程序,同时还需要掌握好临时水温和季节变化。张大箩比张小箩工序复杂,难度大强度高,工具也多种多样,关键时候还需有助手帮忙。箩张成后还有一个重要环节上漆,漆是化工原料,稍有不慎就会直接影响箩底质量。漆能增强蚕丝底耐磨擦性,同时使底眼更细小,提高粉面的品质。

山西·长子2016正月十五闹元宵汇演会
发表于 2017-9-21 | | 家乡文化
山西长子县北高庙水上公园
发表于 2017-9-21 | | 长子美景
《上党明珠 宜居家园》
发表于 2017-9-21 | | 长子动态
《追赶太阳》长子县城市建设微影片
发表于 2017-9-21 | | 长子动态

谨以此片献给为长子县城市建设默默付出的工作者们

本片根据杨建良同志真实事迹改编

《彩塑做伴 寺为家》张宇飞
发表于 2017-9-20 | | 长子美景

菩萨造像是一个载体,承载了古代那些默默无闻的塑匠人、画匠人的心血,更承载了信仰的力量。
TOP